首页| 新闻| 经济| 科教| 社会| 视频| 图片| 言论| 法治| 人物| 文化| 地方| 专题| 明白纸| 领导活动| 图说天下| 农技推广

河北廊坊市以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带动乡村振兴

2018-08-21 07:14|作者:|来源:中国农业新闻网-农民日报

分享到:

  本报记者冯雷 陈艺娇

  在地图上把北京缩成一个点,再将其与天津、保定三点相连,这个被称为“首都圈”核心功能区的三角形地带,架起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强力引擎。而河北省的廊坊市,便是这个三角形中最靠近“重心”的所在。

  “连京津之廊、环渤海之坊”,廊坊市特殊的区位条件让“都市农业”在这里成为优选,全市瓜菜70%以上、肉类40%以上、禽蛋30%以上的年产量供应京津市场;而近年来逐渐凸显的“空心村”、劳动力老化等现状又促使廊坊在生产方式上作出根本转变。

  2015年,廊坊开始以高标准建设现代农业园区为重点,推进乡村振兴战略。他们认为,现代农业园区建设是农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重要途径,同时也是推广新型农业技术、带动农民增收、加快新农村建设的重要手段。截至目前,廊坊市共有1个国家现代农业产业示范区、12个省级、33个市级现代农业园区,涵盖休闲旅游、种植养殖、餐饮服务、农产品加工等产业。2017年,全市省市县三级现代农业园区实现总产值233.34亿元,带动农民13.25万人。现代农业园区这个时代的“龙头”,正带领廊坊千千万万个小农户联通都市“大市场”,朝着乡村振兴的理想坐标全速前进。

  “憋足一股劲头要把‘绿色’进行到底”

  1989年的一天,固安县北荆垡村李俊田家地里的茄子丰收了,但夫妇俩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地头价被压到了1块钱30斤,不收是赔,收了还是赔。为保本,李俊田找来一辆三轮车,拉上鲜菜就去了北京的方庄菜市场。“1斤4毛钱,可把我们乐坏了。”他的爱人冯素梅回忆道。直到后来,夫妇俩操持创建“兴芦集团”现代农业园区,其生产出的农产品遍布北京大大小小的便利店、快餐厅,冯素梅仍然对这段“第一次”记忆犹新。

  上世纪90年代初,北京人的家里还流行“冬储大白菜”,最高级的农贸市场也没人知道“三品一标”,而固安县的这对夫妻凭借多年来京送菜的经验,在种植方式上“求绿求鲜”。“我家送的韭菜和辣椒都是用羊粪做有机肥料。”冯素梅介绍,凭借蔬菜的高品质优势,夫妻俩先后和大通大厦、京城大厦等企业建立合作关系。2001年,打开销路的李俊田在乡委书记的引荐下流转3200亩土地,先后成立了兴芦绿色蔬菜种植有限公司、固安县天绿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、天绿食食品有限公司,要把“绿色”进行到底。

  “由于固安县特殊的地理位置,当地农民很早就有重视农产品品质的意识。而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定位和努力方向,通过强化认证企业管理,完善农业投入品使用台账和生产记录,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,把固安现代农业园区建成首都经济圈绿色农产品供应基地。”固安县蔬菜局副局长张维建介绍。

  如今,“兴芦”已经成为一家年销售蔬菜600万公斤、种加销一体化经营的集团公司,不仅得到22个绿色、4个地理标志、两个有机农产品认证,包括首农集团、全时便利店、日本罗森公司、日本711公司在内的300多家企业成为其定点客户。

  生意越做越大,2015年,“兴芦集团”牵头建立了固安县俊田粮食种植合作社联合社。“在联合社的体制下,农民以土地经营权入社,由联合社全程托管土地,提供全产业链系列化服务。规模大了,品质的追求我们不能丢。”李俊田的话掷地有声。

  “农民不愁卖,才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种上去”

  作为71家京客隆超市背后的供菜商,顺斋瓜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对蔬菜品质同样抱有“执着”。与“兴芦集团”不同,顺斋蔬菜产量的60%集中在周边1000多个农户手中,如何把园区先进的生产技术与理念传递给农民,成为创始人张顺斋多年思考与实践的课题。

  “以往农民自己种菜卖菜,要经历至少三级经销商层层压价。所以与农户合作,我坚持订单价格就高不就低。销售到顺斋,价格比自己卖到市场平均高10%左右。”总结多年经验,张顺斋十分笃定地说,“只有农民不操心卖,他们才能将全部精力投入到生产中去。”

  有了价格保障,张顺斋在他的1.4万亩“订单菜地”上实现了标准化管理,除了平价统一供应种苗、生产资料外,顺斋定期组织农户培训,将新的生物防控技术及时推广普及到户。“顺斋的理想是以工业化的生产模式发展农业,而这种理念也被越来越多的农民认可和接受。”张顺斋说。

  走进位于固安县牛驼镇的顺斋现代农业园,张顺斋指着一块“优质安全蔬菜生产KA合作项目”的指示牌介绍:“这是我们与德国拜耳公司合作进行的科研项目,通过在西红柿的育苗期投放杀卵药品,达到预防白粉虱和丽蚜小蜂等病虫害的目的。这种技术将最大程度减少药品对农产品果实品质的影响。”

  张维建告诉记者,德国拜耳公司与固安县的合作由来已久,当得知公司在固安寻找KA项目研究的合作方时,他首先想到了顺斋:“每年我们都会投入10万元专项资金在顺斋试验新品种、新药肥,将先进的防控技术与安全生产的理念示范推广给广大农户。”

  “与环境相比,村民精神上的变化更让我感慨”

  走进永清县刘街乡土楼胜利村,一座占地300亩的全自动控制玻璃温室令人眼前一亮,远处刚刚投入使用的“月亮海”马场传来阵阵嘶鸣;在这里,高标准村民服务中心、村民培训室、卫生室、文化广场等公共设施一应俱全,还有一座“敬老餐厅”,对全村70岁以上的老人免费开放。然而,如果时间倒退5年,这个拥有“中国魅力十佳乡村”“全国文明村镇”等荣誉称号的村集体却连一分钱集体收入都拿不出来。

  老村主任刘秀岭是胜利村发展历程的见证者。去年,村集体收入破天荒达到了20万元,利用这笔钱,村里购置了垃圾桶和垃圾车,聘请了卫生保洁员和垃圾清运员,硬化整洁的路面绿树成荫。而在刘秀岭看来,与环境相比,村民精神上的变化更让他感慨。

  “以前当村主任,最头疼的事儿就是处理婆媳关系。”刘秀岭说,几年前,夫妻、婆媳之间经常闹得不可开交。虽然清官难断家务事,但这些矛盾大多离不开“经济问题”。

  情况在2013年开始趋向好转。“老年人在园区打工收入不低,不靠儿女养活,逢年过节还给孩子红包,矛盾自然少了很多。”刘秀岭解释道,另一方面,由园区参与垫资,实现村居环境整治后,村民们搬上了楼房,一家吵架周围几户都听得见,媳妇婆婆们也不得不考虑“声誉”问题。

  村主任口中这个名声响当当的“廊坊远村现代农业园区”与胜利村颇有渊源。园区的创始人孙少志原是胜利村村党支部书记,2009年,靠着生猪养殖起家积累了资金与经验,孙少志参加了“双向培养”计划,成为村里第一个党员致富带头人,成立了“廊坊远村农业开发有限公司”。以胜利村为核心,流转8个村街的12969亩土地,形成了生猪养殖、香菊茶种植、牧草种植、休闲观光等主导产业。

  “瞅准北方茶叶市场的空缺,我们在2012年引进了河北香菊的专利,现在我们的菊花茶按朵卖,一朵17元。”孙少志介绍。目前,园区建设全自动控制玻璃温室300座种植香菊,年产菊花3000万朵,年生产总值达4.6亿元。“香菊产业属于劳动密集型,每到采摘时节,每个大棚每天至少需要80人同时摘花,每人每天工资90元。”除季节性用工外,园区吸纳日常用工980人,年人均收入3.5万元。

  “企业能否通过利益联结机制,为周边农民提供就业岗位,进而带动农户增收是我们考核园区的一项重要指标。”廊坊市农业局局长刘桂龙说,“下一步,我们将进一步细化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各项具体政策措施,明确产业政策倾斜、财政扶持、金融支持、税收优惠等扶持方式,充分发挥现代农业园区在乡村振兴进程中的引领带动作用。”

责任编辑:王伟
分享到: 更多

相关报道

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